涅槃

依然 @狂伶 。一套突如其来的脑洞,毛病系列。疑似要被打死。图源网络(不是没有就是没练)。

(CP见内)知乎体——与怪物做朋友是什么感觉?

如题,PE后设定。CP:幽灵组,鱼龙组,骨兄弟,羊爸妈。Frisk单身狗。内有奇怪的化名糟糕的文笔OOC的怪物。能接受请往下。
——————————————————
有一群怪物朋友和家人是什么感觉?

如题,题主家周围一只怪物都没有,特别好奇。

充满决心

23333人赞同了此回答

谢邀。

早晨在绒毛的温暖怀抱中醒来,用火魔法烹饪的早餐比普通的饭菜更美味。

怪物高大的体型赋予强大的安全感,似乎什么都不用害怕。

由同样的大块头背回家,跑得比晚高峰时的公交车快多了还有人聊天,就是可能被树枝碰到头。

夜行的怪物会劝你少修仙并亲身监督,伴随着助眠的法术进入梦乡,醒来时或许还会看到他们留下的甜点。

去/他/妈/的。(抱歉我想爆粗)

我,可能是第一个见到怪物的活人,如果可以的话,现在我只想读档到我掉Ebott山之前,然后绕开那个洞一千米走或者把那洞封上。

为什么?

这群怪物太TMD能秀恩爱了!成天散发粉红泡泡,完全不管我这个未成年单身狗!关键我还被其中一对夫妻收养了,只能看我爸我妈秀恩爱躲都躲不开!

当然其实如果只有我爸我妈的话应该是还可以的,也不过就是偶尔来一句“我认识你妈多少年了认识你才几年”而已。毕竟人家破镜重圆该体谅还是体谅,但其他怪物就……呵呵。
为了避免麻烦,以下怪物全部为化名。

首先我要吐槽的是最能放闪的一组,嗯……就叫她们铀和铝吧。两位都是雌性,物种不一样但现在已经结婚了。铝是个死宅兼腐女,此外(意外的)还是个学霸,独个儿撑起地下科技半边天那种。铀给人的第一印象很暴躁挺危险的,但出乎意料的是个大姐姐还是正义的伙伴。虽然我不明白这俩怎么勾搭上的,但就是贼能放闪。说几件小事吧,铀家里摆着汽水,然后她一本正经的说那玩意腐蚀战士的心智还坚决不给我喝,后来我才知道铝最喜欢喝汽水……还有我和铀熟了之后她让我给铝送封信,我想拆开看看她一副杀了我的眼神,原来那是情书……而且重点不在这儿!你们能想象铝以为信是我写的然后和我约会送礼物却拿出一堆很适合铀的东西最后索性直接告诉我“对不起铀才是我真正想约会的怪物”时我的心情吗?

(图片.gif)
(本文作者作者我告诉大家,是“原地豹炸”的表情包。)

然后再给大家透点东西,以前铝在工作中犯过一点错误,然后她去认错的时候铀全程站背后一副“敢惹我女人试试”状……我再次mmp。而且她们几乎是一确立关系就去领证了什么的,还有去海滩约会当众kiss啊什么的……好的,我不想回忆了。据某位长期在铝家体检的镁(其实他是me打头的,但身份太……)先生说:“她们闪光开太大了,我当时只想修好回家找钠……”

提到了就说一句,镁你知道什么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现在天天和钠虐狗的不就是你吗?

镁钠的话,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对,就是最近那场演唱会最后宣告恋情加订婚直接给足了场下粉丝狗粮的那两位。(其实他们还问我怎么表白来着,我说准备个戒指就好了,结果……)粉丝们都放心,他们现在没上节目的原因是上荷兰领完证了在度蜜月,不是镁那个戏精说的因为钠害怕人多所以要退隐。

这对真的是……同样不愿回忆啊。虐狗能力惊人。两位同样有着很深的渊源,除了德国骨科以外的那种。印象里我去围观他们工作时听到的镁对钠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果然只有你才能调出我最想要的曲子”附带亲脸颊或吻手,平时的互动也酷似情侣(这是告白之前),还有镁经常(故意)拿着新接的恋爱剧找钠说“不如来和我对戏吧”之类的话,然后听到钠一边抖一边说着像是“我最爱你了”这样的话是就突然笑起来啊什么的……我想这俩怕不是没救了。

对了,和前面那对(铀铝)一样,我也是看着他们表白的。他们表白的那天我眼睁睁的看着镁掏出结婚戒指并戴到钠手上,深情唱歌并表示这次绝对说话算数,我将永远不会离开你,我的妻子。别让我说话了,我觉得简直生不如死(此处有硫式双关)。

再介绍一下。硫是我的一个骷髅朋友,有个弟弟,叫他磷吧。和上面那两个幽灵一起,给了我被虐狗到生不如死的感觉。其实论调情硫不如镁,但尴尬的是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和磷,约过会。所以,磷,算是我(伪)前男友。

现在我想去补一补那部叫《前任3》的电影。

你能想象就在磷给我发了好人卡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去找硫说:“伟大的磷认为你这个懒哥哥离开我是不行的!所以不如我们一直在一起吧!”而且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忘了说了,硫是个弟控,和镁经常一起各吹各弟。所以实际上是磷很孩子气要靠硫照顾,但是磷被培养的自我感觉良好。而且不管谁说起这个硫都会表示我弟我宠的,才不像某离家出走势力,我打算宠人家一辈子也能宠人家一辈子你有意见?是的我……还真没意见……

对此,某中枪离家出走势力镁的回击是对硫当面放闪,抱着钠唱情歌。作为礼貌回击,硫秀出了磷帮他挑的婚戒。铀铝看了看决定去一起逛漫展约会。我爸和我妈忆起过去(其实已经破镜重圆了)大有感慨,于是我爸拉着我妈买花去了。反正受伤的还是唯一单身狗我就是了。

不说了,越说越气,今儿情人节,我要带着我的树枝去找Grillby(懒得匿了)借火烧情侣去了。
——————END————————————————
@狂伶 再次祝Frisk情人节快乐!

依旧 @狂伶 OOC预警,一个有毛病的脑洞,起因是看到了恩奇都的绿头发。听说产粮出SSR(喂你这是产粮吗?还想不想要金卡了?)

真相(伪):因为恩奇都卡组多绿卡,望之翠色逼人,因此命名为翠翠。

大老可能是A闪,王团练家的女儿大概是伊什塔尔吧。别的真不知道怎么填了。反正我没闪闪不会被王财

那个,马上就开学了,开学要军训所以一定会消失。这是开学前最后一次更新。因为图太多不得不拼了图,可能会缩图。拼图时不小心拼掉了地四张大图最后一张小图上的原歌词,没检查出来致歉。原词大家应该还记得所以不补了致歉。如有画质不好等症状还请见谅。有微量幽灵组所以打了tag,占tag致歉。依旧是有毒系列,MTT看了想打人系列。

BGM: 巴啦啦小魔仙

使用的非UT游戏场景图片均来自b站。其中紫色调的那些来自av3664908(非常好看!简直完美还原!作者大触!),幽灵没有哭的拥抱图来自av11003054,哭了的来自av7466211,两个都是幽灵组的图包,都很好看。侵删。

(顺便有人和我一样觉得自己用的那只来自3664908的四肢全无的MTT非常美味可口吗……我一定是个变态……)

最后还是要 @狂伶RabidEli

回国了,顺手放毒。依旧幽灵组,有毒预警。更文?以后再说吧。

BGM:杀马特遇见洗剪吹。

最后一张图的原图来自b站的av6575016(超好看!)侵删。

老规矩 @狂伶RabidEli

分班考试前的作死。依旧是p1是合起来的,p2-5是分开的。人物OOC异常的一个脑洞,幽灵组党的心声系列。是的这个是MTT╳Blooky向但是……管他呢幽灵组在一起就好了!攻受算个毛!

可惜我现在处于喜欢的CP永远少一口喂饱自己的粮状态……所以说,你们俩,结婚领证去啊!

照常 @狂伶RabidEli

一个有毒的P图,p1是拼在一起的全图,可能会糊,p2-6是分开的。突然有毒系列,马婷婷看了想打人系列,没毛病系列,不会用美图秀秀系列。请随便玩梗随便抱走,只要注明出处就可以了。

老规矩 @狂伶RabidEli 。看,毒!

一个酝酿了很久的毒脑洞。甲(假)鱼预警。不喜勿喷。

我是真的不会画画,从来没学过,所以只有画这种草图的本事,勿怪。可能变成了治疗颈椎病系列,真是抱歉了。只是为了表现一个不好写的脑洞选择了画而已。

不敢打tag污染UT粮食和鱼姐的美,就这样好了。以及请相信我对鱼姐是真爱,只是因为不会表现她的帅决定粉到深处自然黑一回。鱼姐我女神除了宅龙谁都别抢。

顺手再 @狂伶RabidEli

(CP见内)去死吧情人节

内含:骨兄弟,鱼龙组,幽灵组,羊爸妈,猹小羊,皇家守卫组,Catty和Bratty,狗夫妇,汉堡小哥和好棒冰小哥,不喜勿喷。Underfell和Underswap出没。Frisk单身狗设定。严重OOC。包含fellMTT没炸等设定。占tag抱歉。

2月14号,正是大江南北万千情侣大秀恩爱,FFF团大军出动的时机,而刚刚来到地上世界的怪物们也跟上了潮流,成双成对秀起恩爱来。连Muffet都派出小蜘蛛做了许多蜘蛛巧克力兜售给情侣们。Underfell和Underswap的怪物们因为不明原因,也在结界破碎时穿越时空来到了这个宇宙的地上,因此加入了秀恩爱大军。

这一天,Frisk刚刚起床,就看见他的养父母Asgore和Toriel正在餐桌边亲昵的蹭着鼻子。作为一只单身狗(虽然他是个flirt精通),为了不打扰他们(也不被秀一脸),他简单吃过早饭,就匆匆离开了家。

然而事实证明出来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整条街上都飘散着无数情侣释放的粉红泡泡。

“NYHEHEHE!Sans,约会的事就交给我,伟大的Papyrus吧!我可是有一本约会手册的!第一步,确定你想要开始一场约会……”Papyrus穿着战斗服翻着手里的一本小册子,Sans则站在地上仰头看着Papyrus,手里拿一朵玫瑰花和一瓶番茄酱。

“Bro,在我们出来之前你就已经问过了。”Sans笑着提醒Papyrus,并同时被Papyrus公主抱起来。Papyrus带着他向一家西餐厅去了,似乎点了一盘意面。Frisk被骨科骨兄弟惊到加秀到之后选择去吃根冰棍压压惊。

好棒冰小哥推着冰棍车靠在一棵树边上,看见了Frisk,对他说:“Frisk,我模仿Snowdin的兔子做了这批情侣冰棍,它们一定会让我的生意火起来的!要来一根吗?买一根送一张击分卡,集满三张换一根好棒冰!”

然而他的推销只能到此为止了,因为两个皇家守卫已经到了他身边,一个皇家守卫掏钱买了根情侣冰棍,好棒冰小哥把冰棍和击分卡一块递给他,他把冰棍掰开递给另一个皇家守卫,幸福的与他对视着。不顾他自己手里的冰棍已经开始融化。

Frisk转身离开皇家守卫的秀恩爱现场,又撞上了上街虐狗的狗夫妇。左一个亲爱的右一个甜心,让Frisk严重怀疑这么秀恩爱会不会遭雷劈。然而这还不算完,只见汉堡小哥突然冲过来抱住了好棒冰小哥,好棒冰小哥淡定的拿出一根情侣冰棍和他分吃了,一副要和两个皇家守卫比个秀恩爱水平的样子。迅速撤离现场的Frisk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散步(家是回不去了,因为Toriel和Asgore肯定在那里秀恩爱),却又看见Bratty拿着一束玫瑰花往Catty手里送,只好再次逃跑。

跑着跑着Frisk就发现自己跑到公交车站了。Undyne和Alphys正在那里等车,Alphys手里是两张漫展的门票和两套C服(虽然Frisk对动画了解不多但他知道那是一对知名情侣的标准情侣装),Undyne则抱着一堆喵喵亲亲超可爱相关的东西,因为抱的东西太多了,她甚至把猫耳帽子戴在了头顶上。

“Undyne,这帽子很适合你,而且你……真是太可爱了。”听到自己小黄龙爱人的话,Undyne蹲下来在Alphys脸上亲了下,看Alphys脸红的不行。幸亏公交车来了,所以Frisk只是又目睹了Undyne背着Alphys的样子就无需继续被这对秀到了。

然而这对不秀了,却还有别的情侣接上。“Blooky~”只见MettatonEX手拿一盒蜘蛛巧克力撒腿朝Napstablook跑去。真是的,腿那么长,穿着高跟鞋还跑那么快,他不怕崴了脚吗?

“Mettaton?”Napstablook转身就被抱住了,“这是给我的?”
“当然,只给你一个的!”Mettaton紧抱着Napstablook,似乎害怕一放手就会失去他。

“你可是明星啊,要是别人没有的话,他们不会不高兴吗?”

“哈哈!他们没有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啦!”Mettaton亲吻了Napstablook,同时Frisk表示他已经对Undertale绝望了,选择去Underswap的世界避免尴尬。

然而当他看到Asgore拿着派Toriel拿着茶互相喂食,Napstabot口叼一朵玫瑰花双手壁咚Happstablook,一转头以为Undyne悬空了才发现是Alphys扛着她媳妇,小蓝莓含着巧克力(居然没犯糖瘾)在老烟枪怀里缩成一只“MWHEHEHE”叫着的小馒头的时候他彻底绝望了,看来今天想不被秀一脸只有求助于要LOVE不要love的Underfell了。

“嘿Frisk,握个手吗?”Sans,为了避免被你握手杀我必须拒绝。Frisk这么想着。

“看,什么也没有。”不你手里还有一瓶芥末。

“Sans!别忘了你在和我约会!”Papyrus牵着他兄弟项圈上绳子的手似乎握得更紧了,见Sans仰头看他,他索性咬了下Sans的肩膀以示威胁,“现在知道谁是第一人了吗?”然而Papyrus手里紧握着的一束玫瑰并没有放下。Sans还似乎有些脸红。

就在fell骨兄弟秀恩爱的地方旁边,Undyne正半蹲在地上,微微闭上眼睛,亲吻着Alphys,她的动作却突然停下了,眼睛也睁开来,迅速远离Alphys,蓝色的鱼人血液从她嘴角流下。

“Undyne,你可有些太放肆了。”红黑的皇家科学家这样说着,微微露出沾着蓝色的尖牙。

“因为Alphys你太甜了。”皇家卫队队长毫不在意的揩去嘴角的血迹,“再来一次怎么样?”

又是一个深吻。Frisk感觉自己又被秀了一脸。

幸亏这个时候出现了一只四眼四手机器人在她们身边大吹Careless Whisper。

“Mettaton我说过没人喜欢你的节目了!”拆情侣机器人被他的表亲一魔法攻击轰趴下,在街头躺尸不起。

“诶你怎么还不动了?”一团黑的Napstablook似乎有些意外于自己亲戚套了个铁壳还这么脆。

“坏了就拆了回收利用吧。”Alphys笑着拿出工具。

“我同意。”Undyne也变出了长矛。

“等等,先别过来。”Napstablook看着一直一动不动的Mettaton,试探着降低悬浮高度戳了戳他,然后他狠狠在Mettaton脸上掐了一下,见Mettaton还是没有反应,就干脆把他翻过来拉成坐姿,自己跨坐在他腿上,猛摇Mettaton:“卧槽就那一下你还真给劳资狗带了啊马上醒过来不然劳资绝不放过你!”

一直处于躺尸状态的Mettaton突然抬起四条手臂,一起缠住坐在他腿上的Napstablook,变成盘腿坐,睁开四眼盯着Napstablook:“Blooky,你说没人喜欢我的节目,怎么样,喜欢这个吗?”另一边Undyne和Alphys默默收起工具撤了。

“一!点!也!不!而且劳资特别希望你现在给劳资炸了!”Napstablook意识到上当,想挣脱Mettaton的禁锢,但他搂的实在太紧了,而且发现Napstablook要逃跑,他把两条腿也盘在了Napstablook身上。

“啊?可是大哥告诉我我快自爆的时候你在哭哟~”

“去你妈逼的劳资才没有!”

Frisk表示他对这个净是情侣的世界绝望了,并表示猹你过来我要走个GE冷静下。

“Chara,我给你带了这个。”现在不炫彩也不中二的原版小王子Asriel拿着一把刀走来。

“Asriel,谢谢啦。”原版Chara说着,拿过刀就要用。

“这不是刀,是巧克力。”Asriel说着,撕下了“刀刃”,棕色的内部就露出来了,“刀刃是包装纸。”

“好吧。”Chara依旧很满意这份礼物,一口咬掉了刀尖含在嘴里。

“不过Chara你为什么要一把刀当作礼物呢?”

“为了保护你啊。”Chara吃着巧克力刀说。

Frisk默默的把手伸向了Reset。
——————————END————————————
@狂伶RabidEli
顺便最后祝Frisk情人节快乐!

(大概是无CP)两个弟控的战争

PE之后设定,人物严重OOC,文笔渣烂预警,小幽灵有了新身体之后的事。爪机党所以错字勿怪。
天使:哇!Blooky你太可爱了!(抱起来在脸上咬了一下因为没有嘴唇)
幽灵:我真是受宠若惊……
腿精:(一腿把天使踢个头身分离)你竟敢对我堂弟做出做出这种事情!(抱过小幽灵)看看,多迷人的小宝贝!
幽灵:(脸红)Mettaton……
杉:(审判眼) Mettaton,do you want to have a BAD TIME?
天使:(白骨问号.jpg)Sans?
杉:Bro,我要给他点“眼”色看看,我们可不是没“骨”气的。
天使:Sans!
杉:(用GB把天使的头弄回原位)现在, Mettaton,不管你是男……女……机器人……幽灵……(忍无可忍)总之你是怪物就和我决斗!
腿精:(拎出一堆炸弹)来就来!
后来,据说鱼姐拍摄,宅龙上传的视频:两个弟控的玩命战争,获得了比腿精与福的共舞还高的点击率……